新闻资讯

联系我们

联系人:孙龙喜 网站:http://www.nyqqs.com 邮编:361008 地址:厦门市软件园二期观日路20号204 电话:0592-5770266-872 传真:0592-2611689 ....

新闻资讯

1975年登顶珠峰的桑珠:我们让珠峰有了标准“身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-04-30 13:14

我们让珠峰有了标准“身高” 专访1975年登顶珠峰的勇士桑珠

图说:1975年5月27日,我国运动员索南罗布、罗则、侯生福、桑珠、大平措、贡嘎巴桑、次仁多吉、阿布饮、潘多从北坡登上珠峰 新华社图

4月22日,有一部电影在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举行了“盛大”的关机仪式。说盛大,是因为这是史上海拔最高的关机发布会,庄严肃穆的珠峰是背景,更是故事的主角;是因为影片由徐克监制、李仁港导演、阿来编剧,并且汇集了吴京、章子怡、张译、井柏然、胡歌、王景春等一众演员;更是因为这部名叫《攀登者》的电影邀请到真正的“攀登者”,1975年从北坡登顶珠穆朗玛峰的登山英雄桑珠来到现场。关机仪式前后,桑珠接受本报记者的专访。

一路盘山而上,桑珠接受了本报专访。他说:“我第一次上大本营的时候,22岁。”

穿着旧衣试训

1952年出生的桑珠,17岁入伍,在那曲比如县(平均海拔4000米)当兵。“我在一个炮兵连里,1974年中国登山队来部队招募之前,真不知道‘登山’是怎么回事。不过我是日喀则人,小时候抬眼望去都是高山。”结果,抱着“完成组织布置的任务”报名登山队的22岁藏族小伙桑珠,顺利通过了多轮体检和体能测试,“坐着解放牌(大卡车),大概那曲部队加地方,一共30来人,懵懵懂懂地就上拉萨了。”桑珠说,“几百人住在郊区的铁皮板房里,进行体能训练,两个多月,又淘汰了一大半,剩下100多人。”

1974年3月中旬,经过层层选拔的100多名候选队员被带到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进行高山适应性训练。他们从这里开始一点一点向上攀登,5400米、5800米、6000米……沿途的营地被他们一个个甩在身后,最终所有新队员来到海拔7028米的营地。桑珠乐呵呵地回忆道:“再要住上一两个晚上,教练会观察每一个人的状态,我在7000米没什么反应,也不头疼,吃得还比平时多。”

这次适应训练,让桑珠印象最深刻的一是珠峰的巍峨肃穆,“从5200米出发,你以为它就在眼前,结果走了一整天,也没走出去多远,反而珠穆朗玛峰越来越远了”;二是为了节省开支,年轻的候选队员们穿的都是1960年攀登珠峰的老队员们用过,甚至用剩下的,“我的登山靴很旧了,鸭绒衣服还补过好几个地方,睡袋更是到处漏毛,一觉睡醒,身上头上白茫茫一片。”桑珠说完,爽朗地笑了。无论多艰苦,在他的回忆里,仿佛只剩下甘甜的味道。

从配角到主角

就这样,桑珠顺利入选了1975年攀登珠穆朗玛峰的大名单。1974年8月,他跟随队伍从拉萨来到北京。“先带我们参观了一下首都,然后就(被)‘关’到怀柔集训了。”桑珠说,他们从夏天练到了冬天,从冬天又练到了第二年3月,队伍再一次集合,辗转回到了珠峰。

这一次是要正式攀登了,全体队员也穿上了新衣服。“我还记得是上海的羽绒厂特别为我们赶制的,我领到的是湖蓝色衣服,大红色裤子,可时髦了。”桑珠还翻找出一张当年的旧照为证——照片里,黝黑的脸庞、反光的墨镜,蓝衣红裤的年轻人正捧着搪瓷饭碗,在雪山上喷香地吃着饭。

不过,这个能吃能睡力气还大的“时髦”小伙子最初并不是突击顶峰的主力队员,只是修路队的一员,“从6500米开始修路,要拉绳子,要架金属梯,要运输物资。我们一直修到8100米,就算完成任务了。”但没承想,对气候变化的预报偏差和准备不足,让突击队冻伤严重,只好从修路队补充队员。桑珠很顺畅地回忆起来,“从大本营到5400米一天,6000米一天,6500米一天,7280米又一天,这样四天,然后从7280米、7900米、8100米到8600米,如果天气好的话,就是再三四天,但如果天气不好的话,就只能往下撤。”中国登山队花费了近三个月时间,折损了不少主力,“最后登顶的九个人,我算算,有六个是修路队的。

一路背着国旗

1975年5月27日14时30分,中国登山队索南罗布、潘多、罗则、桑珠、侯生福、贡嘎巴桑、大平措、次仁多吉、阿布钦“九勇士”——继1960年5月25日,王富洲、屈银华、贡布完成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从北坡登顶的壮举——再次成功登顶珠峰。不同于上一次的暗夜行军,没能留下影像资料,这一次中国登山队在珠峰顶上的无氧环境下工作、停留了足足70分钟。

“我们让珠峰有了8848.13米的标准‘身高’。”桑珠介绍说,用于精确测量珠峰高度的金属觇标重5公斤,是队员大平措背上去的,“大家一起把觇标展开、连接,以三足鼎立之势架设好,再用三根尼龙绳向三个方向用冰锥固定在冰上。”就这样,上书“中华人民共和国登山队”的红色三米高的觇标,牢固地竖立在珠峰顶上,不仅为国家测绘人员精确测算珠峰高度提供了技术支持,而且也在一段时间内成为世界各地登山者登顶珠峰的“铁证”。

“忙完觇标,我从背包里拿出了五星红旗。这面旗子从6500米起,我就一直背着。”经历这一路的风雪,五星红旗更鲜艳了,九名队员庄重地站在了觇标旁,“索南罗布、罗则和我,庄重地举起了国旗。五星红旗就这样飘扬在地球之巅,真的特别骄傲,特别激动。”桑珠的记忆里,白云茫茫、群峰起伏,他和另外八名队员拥抱、流泪,一遍遍对着大山呼喊,完全不记得吸氧和休息。

率队完成壮举

如果说1975年的这一次登顶珠峰,让桑珠以“登山英雄”的身份载入了中国登山史,并且扎扎实实地改变了他的人生际遇和道路,是一个美丽的“意外”;那么作为西藏登山队队长,桑珠用整整14年时间,带领、指挥队员攀登完全世界海拔8000米以上的14座山峰,则是他最大的骄傲。

1993年,“中国西藏攀登世界14座海拔8000米以上高峰探险队”成立,桑珠介绍说:“世界上14座8000米以上的山峰,都在亚洲,其中有9座在中国境内及其边境线上。攀登14座8000米以上高峰,是每一个登山家的梦想,之前全世界仅有13人以个人形式登上14座高峰,我们这支队伍是世界上唯一一支以团体形式攀登14座高峰的探险队。”关于祖国的壮美山川,关于队员的天赋技巧,桑珠都是充满信心和底气的。1993年队伍从拉萨出发,前往尼泊尔安纳布尔纳峰、道拉吉里峰,1994年轻车熟路“拿下”希夏邦马峰、卓奥友峰……却不承想,这14座山峰的攀爬是一场漫长的远征,用了足足14年。“尤其是2005年,我们的主力队员仁那,在巴基斯坦东北部的群山沟壑间,被山上滚下的碎石击中头部,意外身亡,这让我一度想要放弃,想要向组织上提出更换队长。”一直都嬉笑着的桑珠语气突然黯淡下来,“另外一位成功登顶13座高峰的边巴扎西也在那一次意外中严重受伤,头骨上有了一条裂缝。”当他动摇的时候,桑珠的队友们给了他信任和力量,重伤后艰难康复的边巴扎西2007年说服家人、再次请缨,仁那的妻子吉吉则抑制住内心的伤痛,强烈要求替丈夫出征,“他们做到了,在8068米的迦舒布鲁姆一峰登顶了。我们做到了,让五星红旗在14座高峰上飘扬。”桑珠顿了顿,用骄傲的口吻说道,“我们中国登山人,是智慧、勇敢、坚韧的。” (新民晚报首席记者 孙佳音)



二维码
Copyright © 厦门科拓通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http://www.nyqqs.com
ICP备案号: